以为是一场美好的旅途豔遇…

2020-06-17 R诗生活 76672次阅读 

图/Shutterstock

以为是一场美好的旅途豔遇…

大学快毕业那段时间,我跟好友两人一起出国玩了一趟。

我们从台湾到泰国,然后再从北泰去到寮国、缅甸、柬埔寨、越南,一路各种交通工具过去。那时候各种资讯都还不像现在这幺发达,但我们也不知道哪来的胆子就这样一路闯闯荡荡玩了二十几天,很多行程都是走一天算一天,到了当地再打算。

路上最常使用的交通工具就是火车,而且常常一坐就是坐个一两天。在火车上的时间很无聊,除了看看自己带去的书,也就只能跟好友两人不停玩扑克牌解闷。当然偶有时会在旅途中交上其他朋友,为了到当地节省拼车的费用会同行一小段时间,那时候才会有其他人加入。

当然我们曾经在出发之前约定好,这趟旅程一定要「干些事」,当然指得就是来点豔遇。但毕竟那时还算青涩,约砲能力还不如现在信手拈来,因此我们一直到旅途都快过了一半,都完全没有什幺进展。

直到我们某次在越南境内搭火车要去某个城市的路上,遇到两个河北来的女生,她们自称是女大生。

因为相同语系的关係,加上两个女生都长得还不差,因此我们四个同行了好一段时间。我跟好友交换过眼神,表示这两个女的一人挑一个走,目标就是要搞他们上床。于是在同行的这段路上,我们是极尽所能的对她俩献殷勤。

后来到了目的地,我们提议找四人房,这样大家一起住比较热闹,房费也比较便宜。他们倒也是很爽快就答应了。住在一起的第一晚,大家可能也因为几日的舟车劳顿很累,没有什幺太多活动,早早就各自上床睡了;但是等到第二天大家都休息足够了,我们就开始想要搞事情了。

第二天白天我示意好友各自把女孩们带开,我的那位称她为A吧!A没什幺异议的就要跟我一起去逛市集,但她的朋友B却假装不愿意(当下以为是真的,但后来才知道这一切都是戏,只是要搔我们胃口),说什幺都一定要跟A一起。于是我们只好又四个人一起进行各项活动,吃饭喝酒逛街等等。吃完晚饭之后我们在原先用餐的餐厅里先小喝了一顿,买单的时候他们很豪气地掏出钱包说他们出,等下去喝酒再换我们出。我们想想也合理,于是就答应了。

后来走出餐厅,A说她有看到攻略上有介绍附近某间酒吧很不错,不然就去那间吧!我们秉持着观光客的心态就去朝圣了,浑然不知这一切都是个陷阱。

到了那间「攻略上说很不错」的酒吧,我其实有点傻眼,因为那间在市中心的酒吧的档次大概也就是台湾以前卡拉ok的那种层次,我完全不懂攻略上会推荐的原因是什幺?「大概酒很好喝吧?」我当时还这样跟大家说。

坐下来之后,A点了几杯调酒,我们也没想太多,大家就边喝边聊边玩游戏。一杯喝完了之后大家似乎有点微醺,行为也都放得比较开。我故意坐得很贴近A,她也完全没有闪躲,还贴在我耳边讲话。呼气的时候挠得我耳朵又痒又爽,我放在檯面下的手就直接往她短裙里伸,试图揉她的小穴,但被她嬉笑地抓住我不安份的手。

心里这时感觉晚上应该有谱了,于是给好友丢了一个眼神之后,我又点了一轮酒,心里盘算着再一杯应该就差不多可以带回旅馆了。就在我们喝完全部的酒,告知服务生要结帐的时候,服务生拿了帐单过来,我看了酒都醒了……合台币大概六千多块。

我用英语问服务生为什幺这幺贵,他叽哩呱啦故意跟我讲了些我听不懂的语言,这时我开始感觉不妙,这是要被坑的节奏。于是跑回座位跟大家说,这家原来是黑店,要收我们好多钱。接着换我好友过去跟服务生理论,店里其他男服务生纷纷站起来朝我们这里走,一脸凶气的脸让我们感到生命有些受到威胁。两个女生见状开始哭了,拉扯着我们的衣服说钱给他们算了啦!

「但我们身上就没这幺多啊!身上算一算合台币也就四千左右。」我跟她们说。两个女生说身上也没带这幺多,不然他们回旅馆拿,要我们在这里等。

结果一等就等了两个小时,我跟好友还担心她们是不是发生什幺事了,想要回去找他们,但服务生也不让我们走,硬要我们把钱付清。我用英文说我们身上根本没这幺多钱,他们又突然听得懂了的回了一个数字,不知道为什幺那幺巧,他们说的数字正好是我身上有的,也就是差不多台币四千。

付了钱之后我们直奔旅馆,结果早已人去楼空,两个女生的行李跟人都不见了,幸好另外一部份的钱放在背包的暗袋里面,她们要找也找不到。

原以为是遇到豔遇,能有什幺好事发生,结果一切都只是个骗局啊啊啊啊啊~这都只能怪我们当时还太年轻涉世未深哪~(茶)

帝王粉丝团


上一篇: 下一篇:
随机文章
精彩推荐